长春市一起强拆事件揭出的土地争议丑剧

本站讯 据当事人提供的大量图片、视频证实:一年前的2021年11月18日,在吉林省长春市二道区英俊镇发生了一起重大暴力强拆城管打人的恶性流血事件,百姓们拍摄的视频、图片记录了整个过程!但是,一年后的今天,长春市春城锅炉厂(以下简称锅炉厂)的法人代表和员工们,依然没有讨到任何说法,他们依然走在维权的路上。令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次暴力强拆事件,揭开了一桩土地争议丑剧,其内幕足以令人惊掉下巴!

一次强拆揭开土地争议丑剧

20221106092905420

汲长奎虽然今年已经59岁了,但看上去还是很精明。据汲长奎提供的证据证明:汲长奎1996年担任春城锅炉厂法人代表,而锅炉厂是长春市绿园区政府农业局下属的长春市绿园区果树场(以下简称果树场)1979年在园区内公路边成立的附属分厂,属国有农垦企业,二企业合署办公,坐落在长春市二道区长吉公路南线5.5公里处,英俊镇辖区。国有农场绿园区果树场1992年取得土地证(长郊国用【92】010号土地证),面积为1560亩,计103公顷。改制前的1999年11月30日,经绿园区政府批准,锅炉厂与果树场分家,果树场给春城锅炉厂划分了30公顷土地。根据土地法、吉林省土地登记条例等有关规定,在园区内设置了界址、界点,绘制了定界示意图,三方盖章确认。2000年10月,春城锅炉厂按法定程序完成企业改制,正式脱离绿园区行政管理,从公有经济变成民营经济,有关过户手续至今一直在持续办理中,而土地使用证的办理却迟迟未能完成。但在汲长奎们看来,锅炉厂的土地是从果树场分家时合法取得的,土地证办下来是迟早的事儿。直到2021年11月18日的那天上午,他们才如梦方醒!

20221106091437333

是日,汲长奎和他的员工们正在厂区内工作,却突然看到200多名头戴钢盔的“黑衣人”横冲直撞,有组织地强拆强占了春城锅炉厂苗木绿化基地,他们上前质问:“这里是我们锅炉厂的土地,这些房子也是我们的,你们凭什么没有和我们商量就强行拆迁,怎么补偿?!”没想到,对方的回答竟理直气壮:“这块地不是你们锅炉厂的,是金达州驾校的,早就卖给金达州了!不信,你们去查查!”

原来,他们始终弄不明白,这块土地,锅炉厂是合法取得的,为什么有关部门迟迟不给办理土地证,今天,他们终于弄明白了,原来锅炉厂这块地,早就被人暗地里私下给卖掉了!

锅炉厂不知情其土地却被多次转卖

得知自己的土地被别人给私下卖了以后,汲长奎们开始了漫长的调查、维权。在他们的不断上访要求下,长春市国土局专门召开会议并要求属地有管辖权的二道区国土局对此事进行调查,因为此时,果树场的土地已经由长春市政府区划归二道区管辖。2011年10月12日,二道区国土局做出了一份《关于长春市春城锅炉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土地划界的调查》,该《调查》称:

二、企业土地权属来源,1999年11月30日,原企业主管局(注:指绿园区果树场上级主管绿园区农业局)为了使企业改制顺利进行,根据企业本身既有工业又有农业的农垦企业双重特点,为企业特殊划定土地范围是北临近长吉公路南线,东至西长600米,南北宽300米的土地划归春城锅炉所有。土地总面积为18万平方米,其中该区域工业用地面积为23190平方米(该处用地已于2006年在市国土局办理了土地使用证),其余156810 平方米土地没办土地使用证。目前没办土地使用证的区域大面积土地由企业职工耕种玉米。

四、春城锅炉与绿园区果树场改制后的情况。1、春城锅炉是2000年10月进行的企业改制,改制后更名为长春市春城锅炉制造有限责任公司。该企业的土地长600米、宽300米面积区域是其主管局绿园区农业局1999年11月30日批准的,而今年2011年5月又给予了充分地证实(详见绿园区农业局2011年5月12日关于春城锅炉土地面积的说明)。2、绿园区果树场是2003年12月进行的企业改制,改制后企业解体,土地转让给长春工业大学做教学基地。3、长春工业大学于2003年3月在没经春城锅炉、加油站、变电所、奶牛场等相邻单位或知情人士指界的情况下独自办理了土地使用证,目前土地界限存在很大争议。

五、长春工业大学土地再度转让情况。长春工业大学于2003年3月办理土地使用证后,由于特殊情况于2007年9月29日又将土地转让给长春二道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长春工业大学在土地转让时特别表明该区域土地与春城锅炉、加油站、变电所、奶牛场、两处民宅等单位土地界限存在争议,所涉及的有关问题由长春二道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负责解决。

六、调查结论

1、长春市春城锅炉制造有限责任公司所拥有的18万平方米土地是其主管局1999 年批准的,当年就得到了春城锅炉和绿园区果树场两个独立法人的企业的共同确认,界限明晰、清楚,属于既定事实,有当年的界碑为证(电线杆、铁塔、树林拐角、河沟、房屋等界点)。今年的2011年5月12日,该企业原主管局又给予充分的证实,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

2、从时间上,绿园区果树场的改制是在春城锅炉土地批准的四年后进行的,实际土地范围早已于1999年确认,果树场的土地转让只是单独的果树场范围内的土地转让,不包括长春市春城锅炉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的土地,土地再次划界时春城锅炉的东西长600米南北宽300米的18万平方米的土地应该给予确认,土地宗地图应该由市土地测绘院重新标准测量,准确地划定土地界限。

3、春城锅炉东侧储水池没算土地面积,是企业主管局当年留给企业做灌溉用的主要水源设施,尊重历史应该继续留给春城锅炉使用。

这份《调查》落款处的署名是“二道区国土局”,不知为什么,却没有加盖公章,但汲长奎们提供的证据证明,原二道区国土局前任局长和现任有关领导等诸多官员都承认这份《调查》的存在。由于这块土地在锅炉厂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多次转卖,可能涉及到一些黑幕,很多官员提起此事都讳莫如深!

20221106092940423

记者从汲长奎提供的材料中,看到长春市绿园区农业局加盖公章的《关于长春市春城锅炉制造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市春城锅炉厂)地界的说明》,该《说明》证实:“长春市春城锅炉制造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市春城锅炉厂)是我局国有改制企业,1999年11月30日为企业进一步改制创造条件,我局为企业划定土地范围是东至西长600米,南北宽300米的所属范围划归长春市春城锅炉制造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市春城锅炉厂)使用(详见长春市绿园区农业蔬菜局1999年11月30日确认的长春市春城锅炉厂地界示意图)。”

20221106093008390

长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经开分局做出的《信访诉求依法分类处理情况告知书》也称:“长春市绿园区果树场成立于1958年,系国有农垦企业,1992年取得长郊国用【92】010号土地证,面积1560亩(103公顷)。”

这些政府文件都证明,案涉争议土地的确是锅炉厂的,但是,在锅炉厂一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此宗土地却被多次转卖,令人不可思议。

锅炉厂一方认为土地被多次转卖或涉巨大黑幕

汲长奎们向记者介绍:锅炉厂的土地之所以会出现今天的争议,其实与20多年前的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土地局跨区、越权办理土地证有关。

20221106093138547

2002年12月19日,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土局从经开区把手伸到二道区,跨区、越权,把不在其属地管辖区的果树场及锅炉厂土地登记在“长春经开区土地收储中心”名下,发放长经开国用【2002】0000165号114公顷土地证,面积超过果树场原土地证面积(103公顷)10多公顷。就这样一分钱没花,从法律上霸占了绿园区果树场和春城锅炉厂103公顷土地,经开区国土局没有通知当事人,随便就把别人的土地以“法律的名义”轻而易举占有了,其跨区、越权办理土地证,是严重的侵权、违法行为,为日后发生的一切埋下了祸根!

20221106093210468

2003年3月,“经开收储中心”又将这块土地转让给长春工业大学,声称做教学基地,后长春工大依据经开国土局涉嫌伪造的土地证在省国土厅办理了省国土【2003】010500006号土地证。

2007年9月29日,长春工业大学将原绿园区果树场及春城锅炉厂土地又以每平方米42.9元总价4850万元卖给长春二道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合同中写明交易土地跟春城锅炉厂等多家土地有争议,争议由二道区政府解决。

2007年9月27日,二道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还没从工大手里购买果树场及锅炉厂土地的前二天,便凭空臆想将原绿园区果树场及锅炉厂土地(没有经过招、拍、挂)私下以每平方米42.72元总价4850万元卖给长春丰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注:金达州)做驾校用地。此次交易二道经开管委会获得回赠9万多平方米、价值1000多万元的另一块土地。其买卖合同中也写明交易土地跟春城锅炉厂等多家土地有争议,争议由二道区政府解决。十多年来,锅炉厂多次找二道区政府解决争议纠纷未果,问题没解决反而遭来了二道区英俊镇城管们的百般骚扰和侵害。锅炉厂院内彩钢库房先被强拆,耕地多次被城管用垃圾强行填埋等等。而更奇葩的是,长春二道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土地买卖违反了最高法《关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2005】5号文件第二条,开发区管委会作为出让方和受让方签订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应当认定为无效。此案至今仍然无人监管。

2010年10月29日,锅炉厂土地被卖给丰源汽贸公司个人做驾校后的第四年,长春市国土局依据长春工大和二道经开管委会写有争议条款的土地买卖合同,经开国土局涉嫌造假土地证演变的长春工大土地证,二道区政府所谓的“用地承诺书”和所谓的“果树场开发立项书”签发长国土审【2010】079号《农用地划拨决定书》,又将果树场及锅炉厂土地划回长春二道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在外人看来,如此操作真有些厚颜无耻,荒唐可笑。

2021年2月19日,由二道经济开发区更名的长春国际物流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给英俊镇政府签发长物经管函【2021】15号《关于明确金达州和春城锅炉边界线及权属的函》的复函,将春城锅炉厂正在使用的土地违法确认给金达州,强行剥夺了春城锅炉厂土地使用权。

2021年11月18日,英俊镇政府征收办依据长春国际物流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违法的“复函”和原长春市国土局《划拨决定书》,违法强拆强占了春城锅炉厂苗木基地,毁灭树木30多万棵,毁坏耕地10多万平方米,暴力殴打员工,引发了一起“恶性暴力冲突流血事件”,至今无人解决!

据目击者介绍,强拆当天雨雪交加,英俊镇政府纠集二百多名头戴钢盔身穿城管衣服的“黑衣人”,带领钩机、推土机、铲车等大型装备横冲直撞,袭击强拆了春城锅炉厂苗木绿化基地。现场“指挥者”一声令下,“黑衣人”兽性大发冲进锅炉厂苗木基地,不分青红皂白只要阻挡强拆就被暴力殴打,拳脚相加棍棒侍候。有的“黑衣人”挥舞警棍打人,有的用钢盔,还有人用微型灭火器假装灭火实则打人,猖狂至极。有的员工气愤难平身泼汽油拼死抗争,反遭多次殴打晕倒,终因寡不敌众无力阻挡,被打成重伤流血的员工数人,轻伤很多人。

事后,员工们到长春市和二道区有关部门上访讨要公道,各有关部门却官官相护,听而不闻视而不见,至今没有讨到任何说法!

在锅炉厂一方多次上访后,长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经开分局做出一份《信访诉求依法分类处理情况告知书》,该《告知书》虽然称:“长春市绿园区果树场成立于1958年,系国有农垦企业,1992年取得长郊国用【92】010号土地证,面积1560亩(103公顷)。”但又称:“2002年,原长春市国土局依据经开土地收储中心的变更申请、《长春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区域范围的通知》长府发【2000】37号、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关于接收绿园区原长春市郊区果树场土地使用权的决定》等相关文件,给经开土地收储中心核发了长经开国用【2002】第0000165号土地使用证,面积114.13公顷。”其又称:“2003年1月25日,长春市绿园区政府与长春工业大学签订《协议书》,将长春市绿园区果树场113.52公顷土地转让给长春工业大学。3月8日,绿园区政府致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原郊区果树场由长春工业大学接收的函》(长绿府[2003]1号)。2003年3月25日,经吉林省政府批准,给长春工业大学核发国有土地使用证。” 《告知书》最后坚称:“以上用地审批和登记均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等相关规定。”

对于这份前后矛盾的《告知书》,锅炉厂一方不服,提出行政复查申请书,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汲长奎气愤的说:“正是由于经开区土地局违法办理土地证侵占了锅炉厂土地后又被多次违法拐卖,才导致了我们被暴力强拆,也导致了锅炉厂今天土地证难办的悲剧。我们一定要维权到底,誓死捍卫我们的合法权益,一定要将违法办理土地证和违法强拆的腐败分子送进大牢!”

认真研读过纷纭复杂的政府文件后,记者不免产生诸多疑问:众多政府文件都确认锅炉厂的土地是从果树场分家时合法取得的,为什么至今不给办理土地证?反而却将此地多次转卖?涉及到此宗土地交易的官员们到底得到了多少好处?为什么多个政府文件都提到此地存在巨大争议,却没有人去解决争议?到底谁应该对这桩强拆打人造成的“恶性暴力冲突流血事件”负责?而据汲长奎介绍,同在一块土地上,无效的土地买卖和违章建筑在政府拆迁时竟然能得到高额补偿,而锅炉厂的合法土地应该得到的补偿却分文不给。果真如此的话,这又是为何呢?也许有的人会心存侥幸,但是有句话说的很好,“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中央反腐的风头正劲。对于此案的进展,媒体将继续跟踪报道。(记者杨光 光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