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二十四 ● 感谢折磨你的人

有本书叫住《感谢折磨你的人》。

书中收录了上百个倍受命运折磨,而在折磨中坚强,在折磨中奋争,在折磨中成为非凡之人的事例。是的,古往今来,能成大器者,恐怕还无一人能逃脱命运“折磨”这个铁定的规律——韩信受胯下之辱,而统百万雄兵;司马受腐刑之灾,而著不朽之《史记》,就说明了这个道理。

这是一个有冷风和落叶的秋夜。

其实,在好长时间以来,周兴和已经忘掉了白天和夜晚,忘掉了春天或秋天,真有点像鲁迅先生《自嘲》诗中那“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境地了。

1-1

春天的耕耘,必将带来秋天的收获。冥冥之中,当周兴和走过无数个这样的白天和夜晚后,他研究发明的新型建材,已经隐隐约约见到一缕曙光了。

“为山者基于一篑之土,以成千丈之峭;凿井者起于三寸之坎,以就万仞之深。”古人的这句名言,道出了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在极其艰难困苦的境况下,仅仅就靠着一支笔,以24麻袋的演算草稿,攻克了整个世界都认为难以逾越的哥德巴赫猜想,摘取了数学王冠上那颗光彩夺目的宝石。周兴和几年来夜以继日披星戴月地的发明试验,他在事物的规律中寻求变化,在变化中寻求事物的规律,终于慢慢见到了成效。一天夜里,当周兴和再一次对试验的产品进行检验时,让他惊喜的是:经过上千次配方反复试验,以秸秆等农作物为原料,用以替代石膏等房屋装饰的新型材料,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反卤、结露、变形和裂纹四大技术难题上,一个个都逐渐被周兴和攻克,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刚开始,对产品检验的结果,连周兴和自己也不敢确认。

紧接着,为进一步验证实验的结果,周兴和按照新的配方又反复进行了多次试验,事实证明,新型材料的基本问题确实已经得到解决,余下的技术瑕疵,只是进一步完善的事了。

面对检验的结果,周兴和没有欢呼雀跃,更没有欣喜若狂,他拿着检验结果记录单,只是激动得手在微微颤抖,然后他一头倒在长条椅上,长长吐了口气,想美美睡它三天三夜——然而,他哪里睡得着啊,他知道即使完成所有的试验,取得所有试验数据,这只是在漫漫的征途中走完了一段里程,后面等待着他的,还有完善数据、材料准备、专利申请、权威确认、政府批准、市场推广、实践检验、价值评价……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为保护自己的发明成果,周兴和及时准备材料,向国家专利局申报了以秸秆为原材料的豪华式浮雕灯盘、形象逼真的艺术人体,以及罗马圆柱、方柱、滚龙抱柱等发明专利。由于他发明的产品独辟蹊径、别具一格,受到国家专利局专家们的一致好评。1994年底,他的发明专利获得了专利证书,并在中国专利技术博览会上获得了金奖;紧接着,1995年春,他发明专利又获得了绵[if !vml]阳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此时,周兴和与国家级专家涂平涛合作,写出并公开发表了《氯氧镁胶凝材料制品本质≠返卤、泛霜、变形》的论文。文章透彻有力地论证了氯镁胶凝材料制品的优势、本质、性能、工艺、试验、测定、在各种情况下的变化,以及达到的物理力学效果等,在国内外引起轰动。

论文写道:“我国有丰富的氯镁材料资源,其中已探明的菱镁矿储藏量近30亿吨,氯化镁遍及沿海各盐矿,加上氯氧镁材料是一种气硬性胶凝材料,生产产品能耗小、产品具有节能、代木、节土、节水、生产成本低等特点与功能,在建材工业有极高的开发和使用价值。几十年来,在国内氯氧镁制品的开发与生产起起伏伏,从未停息。‘六五’期间,国家已为此耗资数千万元进行开发利用。而今,经过周兴和上千次的试验和测试,为氯氧镁制品的开发利用奠定了理论和实践基础……”

感谢贫穷,贫穷让人穷则思变;感谢苦难,苦难让人意志弥坚;感谢人们的冷嘲热讽,它让人羞于回头,只能勇往直前。

就在这时,周兴和再一次面临一个重大选择。

“周总,你和你企业的情况,我们已多次向政府作了汇报,我们是代表全体村民,第3次正式邀请你到我们那里去考察、发展。”说这话的,是成都市金牛区营门口乡黄忠村党支部书记兼村长张先全。

这几年,尽管周兴和在困境中苦苦挣扎,但他以秸秆做建材并取得发明专利,以及他颇带几分传奇色彩艰苦创业的故事,已逐渐在社会上流传开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引起了张先全的高度关注。自1993年起,张先全就多次到盐亭和绵阳邀请周兴和到成都考察、发展。

“张书记,你的好意我理解。”周兴和对张先全说,“一个企业要搬迁,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呀!除了政策、环境,还有厂址、设备、人员、原材料来源、销售渠道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都要考虑周全哪!”

“尽管你们企业现在经济状况还不理想,但我们是看好的是你们将来的发展前景。“张先全说,“我们保证给你提供最优越的投资环境,最优惠的政策条件。”

“这件事,我们还是从长计较吧。”

1994年10月12日下午,随着江泽民总书记一行来四川,到了金牛区黄忠村视察,并与张先全亲切握手、仔细交谈的情形,让周兴和对当地的投资环境产生了极大兴趣,并促使他下决心到成都投资建厂。1995年初,在张先全等领导大力支持下,周兴和毅然放弃了已在绵阳投资的几十万资产,与妻子小申一起,靠仅有的几纸专利证书和获奖证书,将企业搬迁到了在成都金牛区黄忠村,在这里又开始重新创业。

这是1995年初春。

黄忠村在成都市郊,周兴和建厂的地方,当时还是一片农田。当然随着城市的扩张,现在已位于繁华的二环线边上了。尽管当地干部虔诚地邀请周兴和来到这里,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手中握着一点小权故意刁难的、腐败分子趁机索贿要钱的、当地村民借机漫天要价的、黑社会的地痞流氓敲诈勒索的、自己公司内部眼红嫉妒想分杯羹的……这些人把周兴和当成了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谁都想到他这里来啃一口。

“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既使人感到愤怒,也使人感到辛酸。当时为维护自己一点基本的生存权利,与当地的腐败分子斗,与流氓地痞斗,与自己公司内部的小人斗……”事隔多年,周兴和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禁不住感慨万千,连眼睛也有些潮湿,“当时就是与人打架都不知打了多少回,我儿子、女儿也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我那时上班,在办公室都放着木棍、石灰等自卫武器,随时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袭击——这一切,还要感谢黄忠村的领导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不然我们早就在内外交困中被人黑吃了。”

“周总他们在这个地方建厂的时候,实在是太难了。”公司驾驶员夏勇告诉笔者,“不要说那些工商、税务、环保等有些人上门来要吃要喝要钱,当地黑社会的地痞流氓,更是多次上门来威胁滋事,强行要收‘保护费’,刚开始周总还给点钱打发他们,可后来这些人胃口越来越大,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不给他们钱竟然还邀约人进厂来打砸抢。最后周总愤怒了,忍无可忍,他把工人们组织起来护厂。可这些人不知好歹,豪强逞凶、估吃霸赊,周总舍命组织工人们护厂,几次把这些人打得屁滚尿流。在当地领导的过问下,后来情况才好了一些……”(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www.eastasiatv.com/news/shehui/30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