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营商环境旧账太多,谁在操纵离奇诉讼?

“套路贷”把我从粮油大王变成低保户
头条的朋友大家好!我是内蒙古天富发粮油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法人张天军,我因为借钱还银行贷款,遭到以林益为首的“套路贷”团伙疯狂迫害,我也由昔日身家数千万元的粮油大王变成每月只领取180元生活费的低保户。
2011年8月,我公司银行贷款即将到期,我和这家银行合作多年了,只要按时还贷,银行很快就会续贷。经人介绍,温州人林益和一家小贷公司决定联合向我公司放贷3500万元,月息五分。林益以常规做法为由让我用公司67%的股份转让给他堂弟林益盈作为抵押,并将我公司公章和财务章拿走,说还款后都给你还回来。我想只是临时周转一下,就同意了。当月24日,借款人给我公司转款3325万元(扣砍头息175万元)。
– 2011年8月30日,我公司还贷后,银行接到举报说我公司挪用贷款(应该是林益干的),并没有做到专款专用,所以不能续贷。本来借3500万元只是周转一下,现在全部转为高利贷。2011年9月25日我向林益还款130万元后,再也无力还款。
– 2011年10月,林益让我和他到呼和浩特市蒙正公证处由公证员武文智给补做了7份借款公证书,总金额为4300万元,高出借款本金900多万元,公证书违约条款明确约定违约按照借款本金的50%罚款,另外每天还要承担借款本金10‰的补偿金。

– 至此林益开始了对我和家人惨绝人寰的迫害,我也变成砧板上的肉,任由林益宰割。
– 2011年11月12日,因无力还款,林益带人将我非法拘禁在我办公室内38个小时,期间对我殴打辱骂、身上泼冷水,还不让睡觉,并威胁我要不还钱就别想回家,直到我给他签了本息和违约金共8000余万元的欠条才让我睡了一会,三个月违约金和利息就达5000万元。第三天凌晨,趁他们睡着,我一个朋友过来悄悄把我接走了。
– 2011年底,林益为索要巨额本息,指使社会闲散人员在我公司厂区,公然设灵堂、摆花圈、撒纸钱、放纸人、放鞭炮、张贴侮辱性标语、打砸场内设施长达二十余天,期间多次殴打辱骂我家人和工作人员,致使我公司经营全部瘫痪,这件事当时在呼市人尽皆知。
2012年,林益向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我公司强制执行,我公司有土地24240平方米,有产权厂房12852平方米,2010年银行贷款时曾评估价为6912万元。林益串通评估公司仅评估为3950万元,评估价不仅远低于市场价格,甚至比两年前还低。
2012年底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拍卖我公司的土地和房产,2014年9月25日,经过三次流拍,我公司土地和房产尽管已增值至一亿多元,竟然还倒欠林益本金700万元和连裁定书都没敢写具体数额的利息。
– 判决生效后,林益变得更加疯狂,他没有用法院执行,2014年底,林益指使社会闲散人员20余人,半夜到我公司厂区,破坏监控后,将公司账目全部拿走,他的爪牙手持木棒将我和家人及工作人员强行赶出厂区,甚至连我老伴的衣服都不让拿走,林益代替法院对我公司进行强执执行。
– 至此,我公司大部分土地和房产落入林益之手,但是我公司厂区内还有4000平方米厂房和价值741万元的商砼站并不在法院判决之内,也被林益非法强占,至今已近8年。
– 林益暴力抢走我公司商砼站账本,致使5000万元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我公司营业执照也于2016年被吊销,近百名员工被迫解散,公司彻底停止运营,造成的经济损失已无法计算。
从2012年上半年起,为躲避林益迫害,我被迫出走时间长达3年之久,期间老伴也被林益团伙赶出家门,没有生活来源,终日以泪洗面;我无家可归,常年在外躲避,每月仅领取180元补贴,在巨大的压力下,我每天神情恍惚、精神抑郁和常年失眠。
2019年,我才意识到自己落入“套路贷”的陷阱里了,于是开始向维权,但直到今天也没有结果。2021年,呼和浩特市蒙正公证处主动撤销了借款公证书关于违约的条款,并愿意向我赔偿10万元,被我拒绝了。
我已经67岁了,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讨回公道。

2d89e7257e904f8e95e0f4a131348f49tplv-obj706941.image_23f1383453574b66b0042776848f1663tplv-obj615911.image_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