盱眙,我的侦察技能训练从这开始

闲来无事,整理书房,我看到一张发黄的名片,这是十多年前,盱眙县邀请明星来慈溪市进行招商引资答谢文艺晚会时,盱眙县的一位副县长,邀请我等出席晚会时给我的。当时,我向他聊起了曾在盱眙工作的事。

我望着这张名片,看着“盱眙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这些字,我聚焦在“盱眙”二字,我想的不是盱眙龙虾的美味,而是我在盱眙进行侦察兵正规化专业训练的往事。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侦察兵》、《渡江侦察记》等影片热播,年轻人对侦察兵的崇拜不亚于现在对明星的崇拜。不少青少年因此向往部队生活,我便是其中之一。

我在激烈的竞争中,应征入伍,在安徽省含山县开始了新兵训练。下建制连队不久,我被朱连长(后任军分区参谋长)派去协助部队司令部下连帮助工作的戴参谋(后任警备区司令员)的工作,戴参谋向蒋营长(后任军分区司令员)推荐,我被调入营部侦察班。

我们部队是南京军区司令部直属的特种部队,组建时间不长,我是第一批入伍的,专业技能需要培训。不久,我们全班三人就到位于江苏省盱眙县的部队教导大队,参加侦察兵培训。

教导大队位于淮河岸边的打石山地区,我们一到那里,就见河边的水沟里都是龙虾,当地人对我们说,这些虫类不能吃!呵,当时百姓绝对不会想到,“盱眙龙虾”后来会成“摇钱树”。

侦察兵是首长的耳目,提供的侦察情报为指挥员定下作战决心奠下基础。有人认为侦察兵主要训练拳击吧,错了!其实,侦察兵不单是武的,更需要的是文才,除了体能、心理素质等训练外,军事地形学、特种专业技能等才是基本功。

训练地位于打石山区域的磨盘山,这山的特点是顶平坡陡,地势险要。主教官是司令部的齐参谋,浙江金华人,他并未对我们三位浙江老乡照顾,这也是好事,促使我们刻苦训练。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他突然吹了紧急集合哨,大家急忙起床集合。他拿出一张地形图,神秘又严肃地说:“刚才接到上级密电,某国空降了几名敌特分子,他们将破坏我军的军事设施,杀害我军官兵。上级命令我们在天亮前将他们消灭,并缴获所有电台和武器。”接着,他给我们分成N组,三人一组,每组一张标有敌特分子人数及电台、武器分布的地图。为防止我们被他们发现,齐参谋要求我们不得使用手电筒,只允许带一只指北针,持一根可打狼、狗、蛇等的木棍。毎组出发时间间隔十分钟。其实,所谓的敌特分子等只是写着名称的一张折纸,放在山丛中的石头下、坟墓旁、树根里等等。按规定,先发现目标的组在纸上签名,最后发现目标的组把纸收回来。有的组找到目标后,故意把折纸放在偏离地图标注点的坟墓里,害得后组人员花费好多时间。凌晨五时左右,大家终于完成了任务。

当大家在齐参谋等待处集合时,他拿着地图作了讲评。并要大家轮流用望远镜观察地形。原来他处于制高点,有足够能见度的情况下,我们的行动在他的掌控之中。这项训练虽苦,但练体能、练胆量、练野外生存能力等,对初入这行的我们有很大益处。

三个月的侦察培训,科目多,的确很累很累,但充满了刺激和惊险,更主要是可以学到不少知识和技能,为此,大家一点也没有厌学情绪。特别是周末晚上到兄弟部队驻地看电影时,我们自豪感爆满。教导大队大队长总是亲自带队,进入放映场地时,他先整队,然后提高嗓门向值日领导报告:首长同志,某部教导大队侦察区队应到X人,实到X人,请指示。电影场内的军人和家属、当地群众纷纷向我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部队第一期侦察培训结束了,我和战友们都拿到了结业证书。

盱眙,我将这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应用于实际工作中。八个月后,南京军区决定组织多兵种进行“839”军事演习,我被抽到司令部特务连,与侦察排测绘班的战友们一起,实施工程侦察,为首长提供大量的侦察数据和各类图纸等,为确保演习顺利进行作出了成绩,我们班荣立集体二等功。

盱眙,久别的盱眙,我的人生历程中不会忘记的地名。

(作者杜跃清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全国公安作家协会等会员,被编入《新中国66周年文艺名家名典》,写的数千篇微型小说、纪实故事等被《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作家网及多家杂志录用,有的作品入选有关书籍或获奖,笔下的多位警察故事受到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其中一人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接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