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净赚1.5亿,抢在滴滴前上市,这家公司凭什么?

杭州车主陈金的手机里装着滴滴和嘀嗒两个软件,通常接单时,两个APP一起打开。他表示,现在很多情况下接到的是嘀嗒的乘客。

10月9日早高峰期间,他收到了嘀嗒即将上市的消息,当天他正载着一位顺风车的乘客穿越整个杭州城去上班。

其实前一天,嘀嗒出行就已正式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若成功上市,嘀嗒出行将成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

686ef1d405ff4c90af9f88a3c303ad18

这是一家与滴滴同时代创业的公司。

论名气与规模,嘀嗒都远不及滴滴,但有一点至关重要:在移动出行市场,亏损是常态,成立于2014年的嘀嗒,自2019年起已实现盈利。

不过对嘀嗒而言,率先上市成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远不是终局。要透视嘀嗒的未来,我们先得理清它的核心是什么,它为什么能盈利,它的瓶颈又在何处。

b070385143424898a7a78e1121e76d08

2019年实现盈利,顺风车是绝对核心

嘀嗒的故事印证了两个道理:第一,老二并不是“非死不可”;第二,切对赛道,小火慢炖,也能烹制一桌满汉全席。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嘀嗒营收分别为0.49亿元、1.18亿元和5.81亿元,三年增长近12倍。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嘀嗒经调整净利分别为1.72亿元及1.51亿元。

084ef7980086406d82a2eac22424415a

顺风车是嘀嗒绝对的核心业务。在滴滴顺风车业务受到舆论和监管审视之际,嘀嗒悄然发力。

2019年,嘀嗒交易额为110亿元,其中,顺风车85亿元,同比增长347.4%。

过去三年,嘀嗒顺风车搭乘订单分别达到2360万份、4820万份和1.79亿份,其中2019年更是比上一年增长了上亿份订单。

6938a047de364b89bce93785edcc9b3d

根据Frost & 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报告,2019年嘀嗒在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市占率为66.5%,覆盖366个城市。

截至2020年8月31日,嘀嗒出行有约1920万名注册私家车主,包括约980万名认证私家车主,注册用户超1.8亿。

顺风车的商业模式

移动出行领域几乎都在亏损,为什么依靠顺风车的嘀嗒能盈利?

招股书显示,2019年,嘀嗒顺风车业务毛利率高达83.1%。

按照嘀嗒的顺风车模式,平台不承担任何用车费用,也不会向车主、乘客提供大量补贴。2019年,嘀嗒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提供的补贴和激励仅占总收入的4.6%,2020年上半年,这个比例更是下降到0.03%。

“轻资产、低变动成本”的商业模式,让嘀嗒表现出了可持续的盈利能力。

d6880f4da5204c84a80b680ca0896dde

网友“高尔夫”看好这一模式,他认为顺风车与网约车有本质上的不同,网约车为运营性质,而顺风车以平等互助、分摊成本的私家车合乘形态呈现,是共享经济的真正体现,也更加具有社会公益价值。

顺风车,是已经被印证的可盈利的模式。

2014年9月,嘀嗒顺风车上线。次年6月,滴滴顺风车上线。车主陈金表示,滴滴和嘀嗒平台抽佣都很接近:“滴滴每单会多抽2-3块钱。”

在2018年下线之前,顺风车也是滴滴唯一规模盈利的业务线,2017年全年为滴滴贡献了8亿元的净利润。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此前透露,滴滴顺风车在下线前每天只有100万-200万单,占滴滴全天订单的5%-10%。但利润可观,顺风车净利润占据了滴滴总净利润的9成,成为滴滴的主利润来源。

5个人的二次创业

嘀嗒的背后是五位兄弟,以创始人、CEO宋中杰为核心,外加朱敏、李金龙、李跃军、段剑波四人。五人来自谷歌、惠普、宝洁、摩托罗拉等大型跨国企业。

据燃财经报道,有一天,四人收到一封来自朱敏的邮件,内容写的是美国一家叫作Uber的公司和中国一家叫易到的公司都瞄准了出行行业。

当时,他们刚从“嘀嗒团”的失败中回过神来,账上还留着几千万现金,正在寻找下一个风口。

他们讨论过P2P金融、在线教育、家政O2O、出行等领域。曾任谷歌中国销售总监的宋中杰更看好在线教育项目,但进一步讨论后,他们想找一个赛道更大的移动互联网创业风口,共享出行成了选项。

3361be71373d4aafac4a5e3ec09c101f

然而2014年,滴滴、快的每天都在上演激烈的补贴大戏,海外独角兽Uber也开始在国内攻城略地,现在进入,还有得玩吗?

找对角度很重要,在当时,顺风车赛道缺少玩家和对手,宋中杰一行人看到了机会。

经过几轮推演,宋中杰和核心团队成员决定上线一款拼车产品。时值移动出行大爆发,嘀嗒不到一年就占领了拼车市场。

嘀嗒的发展,也与资本的助推有关。

根据招股书,机构股东包括蔚来资本、IDG、崇德投资、易车、高瓴资本、京东、携程等,其中蔚来在嘀嗒出行上市前持股比例为21.60%。

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投资嘀嗒之前,已经将市面上所有顺风车平台都摸了个透。

宋中杰曾对媒体表示:“(李斌)最后选了我们,肯定还是看中我们的管理团队。”

“小而美”的江山,能守住吗?

对嘀嗒来说,2019年是个关键年份。这一年嘀嗒迎来了收入的快速增长,并首次实现盈利。一个大背景是,2019年,滴滴顺风车下线近一年。

2018年5月和8月,滴滴出行顺风业务相继出现乘客被杀事件,导致滴滴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并进行一年半之久的整改。

这给嘀嗒留出了一片广大的市场。

车主陈金有明显感知,滴滴顺风车关停后,用户一股脑儿都涌入嘀嗒里,嘀嗒单量爆发式增长。

陈金认为,在服务上,嘀嗒更“亲”乘客而非司机。陈金曾接受过两起来自嘀嗒顺风车乘客“莫名其妙”的投诉,明明是乘客问题,最终平台在不核实信息的情况下关停了他的账号。而他在滴滴上从未“被差评”过。

宋中杰曾说,注册嘀嗒的司机,认证通过率仅50%。

然而对顺风车来说,安全问题常悬,过去未出现问题,并不意味着未来“安全”。

在招股书中表示,嘀嗒出行就表示,在中国顺风车市场可能面临其他出行选择、相关监管规定及限制以及安全、隐私问题所带来的挑战。

嘀嗒出行能盈利的关键点在于以顺风车为主,在“小而美”的赛道上一路走到底。

然而抛开安全问题,对嘀嗒而言,这一主赛道存在着两大问题:天花板较低,增长较快见顶;入局者众多,抢食激烈。

7b99a35e4e614e7a8a122f5055d58b96

下线435天的滴滴顺风车已经重新上线,多次迭代版本,在安全上大力投入。高德、哈啰、曹操专车等平台也已进入顺风车领域。

嘀嗒想要守住顺风车的江山,还得看网约车巨头们答不答应。

第二增长曲线尚未出现

其实嘀嗒也想过成为更大的平台。

顺风车业务发展到2017年时已经进入稳定状态,当时的嘀嗒腾出手来,开始寻找一个新的业务方向。

团队曾想过切入网约车,但很快否决,原因很简单:没必要跟滴滴硬碰硬。仔细琢磨后,他们决定上线出租车业务。

宋中杰认为,未来出行一定是扬招(扬手招车)和网招并存。

d517b9d82e7540209b52573bac5f4601

出租车业务是个费时费力的大工程,嘀嗒团队通过地推吸引出租车师傅加入。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已在86个城市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2019年度,其完成出租车搭乘网约订单1.1亿份。而截至目前,嘀嗒已与西安、沈阳、徐州、南京4个城市开展全面智慧出租车合作。

但目前,出租车业务尚在投入阶段,依然要靠“顺风车”养家。关键是,嘀嗒顺风车占比已经近七成,往上很难,原有市场也可能被蚕食,业绩存危。

资本市场向来看中优质资产和业绩增长,从这一方面看,即便真成了“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嘀嗒过得也不轻松。

即将上市的嘀嗒,急需讲好另一个增长故事,否则前方等待的,将是“上市即巅峰”的困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