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二十六 ● 猫与老鼠的游戏

朋友的预言很快就立竿见影。

是呀,其实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在而今我们的这个社会,干什么事情特别涉及到经济利益的事,都有一张张有形和无形的网编织在那里,都有一条条有形和无形的链条勾连在一起,你周兴和只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农民发明者,既无有权力的部门为你撑腰,又没掌权的大人物作为背景,你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搅乱了这张编织好的网,去打破了这个联接紧密的链条,人家恨不得把你磨水吞了,岂能与你善罢甘休!

1c950a7b02087bf40c58d4ea0209202b10dfcf5b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个产品扼杀在摇篮之中!

这段时间,周兴和从不同渠道打听到,有关权力部门的人到处给建材检测部门打招呼,要么不给“星河”牌五防轻体隔墙板检测,要么就得给他们检测不合格。同时他们到处散布,什么五防隔墙板是秸秆做的,火一烧就燃,水一泡就烂。由于他们是负责墙体革新推广的职能部门,许多建筑商不明真相信以为真,都不敢使用“星河公司”的产品。

按国家规定,隔墙板的检测指标是7项,可有关部门却要求周兴和的五防隔墙板检测指标达17项;更有甚者,仅防火检测这一项指标,国家规定检测时间不超过40天,可“星河”公司的产品送到防火检测中心检测,从抽样、封样到送检达1年零7个月,周兴和给他们打了几十个电话,他们不是说检测的产品太多还在排队,就是说“快了快了,等候通知”;明明国家标准规定耐火时间60分钟为极限,他们的产品仅仅才54分钟就停止了检测;于是第二次再检测,又进行了188分钟——所有的一切归结起来,就是两个字:刁难!让你“星河”公司的产品不能进入市场。

在检测之前,周兴和要求防火建材中心在检测他产品时能通知他到场,得到的答复是不行。周兴和告诉他们,这个要求不过分,本来检测结果就要公开,希望他们在检测时电话通知他,以便找出材料的问题好进行改进。

1998年8月17号,周兴和正在双流机场接客人,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他突然接到防火检测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现在正在检测你的产品,你不是要到现场来看吗?你来吧。

周兴和听到这个消息后,顾不得再接客人,也顾不得天色已近黄昏,他委托出租车司机替他接客,立即匆匆赶往防火检测中心,路上用时1小时20分。可到了检测中心一问,门卫说他们的产品早在3个多小时前就检测完了,而且结果为“不合格”!

显而易见,防火检测中心的人员采取了一个让人欲哭无泪的手段,就是他们事前根本就没打算让周兴和到检测现场;但在检测完后,采取瞒天过海的伎俩,再通知你来告诉你产品不合格!隔墙材料最重要的一项指标就是防火,只要说你的产品是秸秆做的,不能防火,一旦燃烧就会危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那么,还有哪个部门、哪个领导敢表态使用这样的产品呢?

怎么办呢?天渐渐黑了下来,防火检测中心的人早就下了班。周兴和实在于心不甘,他在防火中心附近的街道上不断地徘徊——一连串的疑问不断在他脑际里浮现:为什么检测中心的人1年多时间不对他的产品检测?为什么他们在检测时不通知他在现场?为什么检测完后才通知他去?……

事情是明摆着的,这些人是在玩着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你周兴和无非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老鼠,你只要成为我眼前的猎物,就永远逃不出我的爪子,我高兴怎么玩就怎么玩你!其目的只有一个:我要把你玩个够!

天道不公啊!

夜已经很深了,周兴和悲愤交集,他实在睡不着了,一个人在小区里沿着林荫小道慢慢踱来踱去——产品的成功失败在此一举,如若成功,那产品就可以取得合法的准生证,就可以上市;如若失败,自己多年的心血和资产都将付诸东流。这一年,周兴和已经45岁了,要想重新创业根本就没有可能了,家庭肯定破裂不说,他身背的沉重债务,也只有让下一代来偿还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人类用秸秆作为建材,取代秦砖汉瓦的希望就可能成为泡影了。

这时,摆在周兴和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奋力抗争,挽回败局,但这谈何容易!另一条路只有两个字,那就是:自杀。

满腹的愤懑,满肚的辛酸,满腔的怒火,满眼的悲泪!这一夜,周兴和连自杀的方式,甚至与这些人同归于尽的自杀方式都想好了。

晚风飒飒,夜空朦朦。此时此刻,周兴和的心情就有点像戏文中当年岳飞唱的那样:“昨夜寒蛩不住鸣,窗外月胧明。人悄悄,已三更,起来绕阶独自行,知音少,弦断谁人听”的境地——是啊,这偌大的天地间,难道真的就没有我周兴和的一线生机,真的就没有我周兴和的三寸立锥之地吗?

周兴和这一整夜想了无数的补救方法,但都被他一一排除了。半夜12点,周兴和拨通了检测中心负责人王某的电话,非常客气地几次想与他沟通,但都以不愉快的谈话结束。凌晨4点,周兴和又再次挂通了王某的电话,告诉他:第二天不能撤除我公司的隔墙板。王某不同意:我们每天检测任务排得很满,必须要撤除。周兴和最后直截了当对他说:我认为你们有损害我们公司利益的行为,因此我要取证。王某回答:我们不允许取证。周兴和决绝地告诉他:明天早晨8点,我会准时前来取证!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该怎么办呢?

凌晨,周兴和叫起了和他一起送样品到检测中心的黄工,以及驾驶员一同再去防火检测中心,他的想法是到那里后再见机行事。早上6点,他们到了地处山沟的防火检测区,从后门悄悄进去查看现场检测情况。周兴和怀着一丝侥幸:如果能取到他们作弊的证据,上班时就可以和他们做一番理论了。

四周静悄悄的。微明的晨光里,除了山林的鸟儿几声鸣叫,整个检测中心是一片死寂。周兴和他们来到检测炉前,仔细一看——啊,原来他们送检的隔墙板上,上面用粉笔写着几个数字:检测结果显示,他们送检的材料检测是154分钟!

周兴和见此情形,他真是欲哭无泪!他立即叫同行的人进行了照相取证——他知道,隔墙板在检测时,布置了9个火力检测点,这些测试点检测的温度反映到电脑里,将测试出1600多个数据;然后将所有数据综合起来才是检测结果,法律上才能生效。

天色渐渐亮开了起来,周兴和等人离开了检测处,很快隐于朦胧的晨雾之中。周兴和取得了检测的证据后,随后和检测中心的人经过几次可以说是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较量,终于让对手败下阵来。当他们最后一次进行激烈对阵之后,两辆警车突然在高速路口挡住了周兴和准备回去的路。

“你们是要拘留还是要暗杀我?”周兴和摇下车窗镇定地问。

“哎呀,你何必说得那么难听嘛!”两位公安领导下了车,态度和蔼对他说道。

“对检测中心作弊的问题,我已经决定向法院起诉,这不是你们管辖的范围。”

“周老板,你的胆量和口才让我们佩服,我们想和你交个朋友,看你能不能给个面子?”两位领导说,“今晚我们想请你吃饭,不谈今天的事,只是交个朋友而已,你看呢?”

周兴和想了想,用手机接通了家人的电话,将两个公安请他吃饭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叫家人记下警车号码和两人的警号后,才跟着两位干警而去。

两位领导倒是遵守诺言,吃饭时缄口不谈当天的事。饭后,他们将周兴和送到饭馆门口,这才开口说道:“周老板,我们还是第一次碰上你这样的人。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可不可以给你提点建议,不知……”

“既然是朋友,朋友的话我当然愿听。”周兴和答道。

“你看这样好不好,对材料检测这件事你不要闹,也不再起诉了。你不是要检测结果吗?我们给检测中心的同志说说,让他们在20天内给你检测出来,也不再收你的检测费了,你看……”

“这……”周兴和沉吟了一下。

“这样,你再送一下产品总该可以吧?”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我周兴和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周兴和点点头,“好吧,产品明天我就送来。但,有一点要求,检测时必须通知我,我要在现场。”

“这没问题。”两位领导答应道。

周兴和是个执拗的人,在产品耐火极限检测时,原本只需60分钟,但为了证实自己产品的超强防火性能和耐火极限,他让产品整整进行了188分钟的检测!其实,他对自己产品的性能最清楚,试验和实际使用早已证明,就连混凝土里的工字钢被烈火融为铁水,可他的以秸秆为原材料的轻质墙板却毫发无损!

检测结束,面对最终的检测结果,防火中心的工作人员大感意外,客观上已完全证明他们先前的检测的失误。无可争议,最后他们只剩一个选择,在检验报告上——签字盖章。(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news.tntpapers.com/news/shehui/28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