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山阴县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3个多月善后处理无进展

核心提示:安全没有小事,责任重于泰山。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做好安全生产工作意义重大。各级各部门应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高度的警觉,切实把安全生产工作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坚决守住安全红线意识和底线思维。发展绝不能以牺牲安全为代价。越是年终岁尾,越是需要赶时间、抢进度的时候,越要更加紧绷安全这根弦,须臾不能放松。

8e43f47e2004754f3bdcb24b958f3c6d

2020年9月20日,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鑫海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在建设污水池过程中发生一起致一人死亡四人受伤的生产安全责任事故。死者家属说,目前,事故善后处理工作尚无进展。
据介绍,鑫海奶牛养殖合作社新建污水处理池,系山阴县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整县推进项目之一,建好后可得50万元政府补贴。该项目承建方为鑫海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金某钧,建设用土地为奶牛场墙外集体土地,未见有关部门批准,同样未见建设奶牛场规定的环评手续和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无规划许可证,无有关部门的批准施工手续,仅仅在畜牧局打了个申请就开工建设。
该项目施工方亢某富,无施工资质,无勘察设计单位,无监理单位,无纸面承包合同仅为口头约定承包。金某钧、亢某富和死者王世明,均系山阴县张家庄乡张家庄村人;伤者4人均为河南籍,其中两人在山阴县人民医院治疗,另两人已经返回河南老家。

777461324330b846bb406ad84602ce46

2020年9月20日下午两点,57岁的王世明去奶牛场污水处理池开始工作。大概两点半左右,王世明推混泥土小车往污水处理池推混泥土过程中,司机金某钧(奶牛场负责人)在没有装载机操作证的情况下,开装载机进行回填土,致使污水池刚砌好的将近20米长的北墙(三七砖混墙)全面倒塌,将王世明埋在废墟里。因面积太大且具体位置又不祥,施工方和众工友第二次才确定了王世明的位置,将其从废墟里挖出来,人还活着,随后通知了其同村大哥。何时打的120,又是谁打的120,目前还不知道。当120送其到医院时人已死亡,未做任何抢救直接送到了天堂殡仪馆,并且给死者换了寿衣,洗了身体。
案发地离张家庄乡政府仅一公里左右,未见乡政府领导出现,更没有人上报事故发生情况。正常情况下,120救护车40分钟就可以到达案发地,然而在本案中两个多小时才到达。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否存在抢救不及时、救援不到位、故意拖延时间等人为的因素存在尚不清楚,但是山阴县应急管理局以没有接到通知为借口,迟迟不肯介入调查。
2020年9月21日,死者子女从外地返回后,承建方和包工头统一口径,借口死者下去取改锥,而不是去污水处理池正常施工被墙压死,胡搅蛮缠推卸责任。子女随即报警。民警到达后认为是普通意外事故,不归他们管,应该和奶牛场协商解决,并且他们昨晚吃饭时也听说了有这个事情,但是没人报警就没有过问。
当问起墙体为什么会倒塌时,民警说他学的不是土木工程,无法给出答案,若要调查可以转刑警。刑警队来到后,经警方调出案发时的监控录像,还原事实真相,视频显示死者推水泥混凝土进入污水处理池底,是在正常施工过程中发生事故,而非下去取改锥。
在墙体施工尚未完成时,亢某富明知回填土会带来安全隐患却和金某钧商量决定坑土回填,两个人都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奶牛场负责人金某钧(装载机司机)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刑拘,并且已经报检察院批捕,包工方亢某富在家正常生活,尚未做任何处理。
此案件很明显是工程承建方和施工方安全意识淡薄,违规操作(工程尚未完成,两个人就商量的进行了坑土回填),发生事故以后又没有第一时间拨打120等救援电话。同样没有上报相关部门,而是先把装载机开离现场,自己先把人刨出来看看死活,发现人还活着,才勉强打了120,存在故意拖延抢救时间的主观人为因素,已涉嫌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罪。律师认为,本案中,金某钧既是承建方负责人又是装载机司机,属于双重身份,应按安全生产类案件进行定性。
本来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是为了有效缓解农业面源污染,实现对生态脆弱区生态环境和水质安全的保护,从而推进畜禽养殖的可持续发展,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然而到下面却粗制滥造成了部分人套取国家补贴,牟取暴利的工具。
知情者说,山阴县在2019年5月专门成立了以县主要领导为组长的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整县推进项目领导小组,本应贯彻上级坚持政策支持与严格管理双管齐下,明确考核方法、工作要求和结果应用,加大工作指导思想和监管力度,建立并落实项目绩效评价的考核机制,确保实施效果的基本原则,真正起到正确引导、统筹规划、科学设计、上下联动、强化考核、压实责任的作用,而不是以农村盖民房式的运营,不需要监管,更不需要施工资质、设计和监理单位,只需要等建成以后畜牧局联合财政局等部门一起去照相验收,合格就拨款(这种说法来自于山阴县畜牧局领导)。如果不是以这种简单粗旷的推广方式去推广,以上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王世明的突然离世,给其家人造成很大的打击。现在死者的配偶精神恍惚,已经无法自己独立生活。然而,案发后受害者家属找到了当地应急管理局、信访局、畜牧局、政法委以及县、乡政府等部门,都相互推诿,拒不参与事故的调查,都说对你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无能为力,耐心等待司法程序,这不影响你们主张民事赔偿,要理解政府,不要节外生枝,领导们都忙着谈净化政治生态,大力推进“三零”单位创建了。

转自:http://www.peoplescck.com/zhzx/20201208/164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