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铲除村霸,珲春村民在呐喊

1-210106214152507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记者郑义 唐晓琳):近日,吉林省珲春市英安镇城北村三组80多名村民联名向本网反映:吉林省珲春市英安镇城北村三组原村民小组长吴志国伙同该村村民、集体企业(珲春市东市场)会计温传林、珲春市东市场收费组组长任明春等人勾结外地不法商人刘成侵吞集体资产,他们软硬兼施,先后采用威胁、欺骗手段将价值5000多万元的珲春市东市场以470万元“收购”。
1-210106214T2208
1997年初,吉林省珲春市英安镇城北村三组因土地被征用,补偿款一直不到位。村委会研究决定:将东市场(原名城北集贸市场)抵给该组,从此,全体村民就靠东市场利润分红,维持着自己的日常生活开支。
2004年初,时任城北村三社村民小组组长的吴志国和小组会计温传林用集体土地证在当地农村信用社贷款800万元,用于改建的一万多平方米珲春市东市场大楼和搭建5000多平方米的钢结构大棚。当年底,该市场正常投入营运。同年5月17日,吴志国等人未经村民同意,又向当地工商部门申请注册:珲春市东市场综合有限责任公司。据村民反映,在市场的改建过程中,吴志国等人就动了私心,改建工程造价及工程结算等账目至今未向作为股东的村民公开。
很快,珲春市东市场稳定的收益,让村民小组长吴志国和小组会计温传林十分上心,于是,吴志国、温传林、郎淑娟、刘成精心策划的一幕闹剧开始上演……
1-210106214624B8
2007年的一天,在当地做服装生意的郎淑娟(温传林的同学,珲春市政法委副书记李双强的妻子)带着一名40多岁的男子来到东市场,声称要在市场内买两个铺面。事后,村民才得知,该男子名叫刘成,是黑龙江省宁安市人。
不久,吴志国,温传林等人就向村民放话说:信用社要求还贷款。如果不还,银行会要拍卖东市场。
村民闻此消息,心急如焚。但更让人震惊的是,还没有等到银行出手,吴志国等人就出手了。
1-21010621453X31
2007年6月25日,吴志国主持珲春市东市场综合有限责任公司召开第三次股东会议,决定东市场综合有限责任公司全体股东的股份转让给刘成。然后,吴志国等人按村民原始股的金额,分别将钱存在村民的存折上,逼迫村民在事先拟好协议上签字,将股份转让。村民不愿意在协议上签字。温传林恶狠狠地说“你们不签字,你们一分都拿不到!”。
对恐吓不到的村民,吴志国等人为掩人耳目,就在协议上伪造其签名和手印, 2007年制作的协议表册,竟出现了2006年初去世的郎学志等村民的签名和手印。
吴志国、温传林、郎淑娟、刘成等人密谋得逞后,珲春市东市场更名为珲春市东市场有限公司,法人为刘成。城北村三组村民小组组长的吴志国摇身一变成了私营企业珲春市东市场有限公司公司旗下的珲春批发市场总经理。
可怜的城北村三组村民欲哭无泪,为寻求公道,他们踏上了漫漫上访路……
2010年,城北村三组村民联名罢免了吴志国的村民小组长职务。村民推选马冀龙为新任组长,马冀龙带领村民彻查吴志国等人内外勾结廉价变卖东市场的事。
2010年,刚上任的城北村三组村民小组长的马冀龙将自己掌握的部分证据向珲春市信访局反映,时任信访局局长的张光林直接给村长陈殿喜拨通电话:“把你们人给整回去,别来我们这里,回去自行解决”。
在调查中,村民们发现,东市场早在2004年便翻修完毕。当时,吴志国、温传林和信用社贷的800万元款,在账单上没有记录。
2004年,东市场翻修后投入正常使用。温传林安排自己的情人收费,分摊位,并向每个业主强行索要1000——2000元的好处费。
2006年,吴志国勾结温传林,任明春等人将东市场一楼门市房以每平方米5000元的价格卖出17户,获得售房款共计1200万元。
2011年11月,村民小组长马翼龙又带领村民到珲春市级部门上访揭露吴志国等人的犯罪事实。温传林,吴志国得知消息,带人闯入村委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正在开会的马翼龙踹翻在地,并围殴数分钟,将马翼龙打得头破血流……
同年,村民代表许艳霞去珲春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状告吴志国和温传林等人的恶行。温、吴二人得知后,指使郎敏霞、王翠霞、任明春等人气势汹汹地闯入许艳霞家,将其打伤。
2011年珲春市信访局将村民反映的问题转到珲春市公安局经侦科。当时的政法委副书记李双强将此事通知给刘成,刘成交了十万元钱,此事便不了了之。
2018年4月,村民又把问题反映到珲春市扫黑办,扫黑办负责人称:你们村的事归纪检管,你们去纪检吧。村民赶到珲春市纪检委,信访接待人员又说,他们只管党员……几天后,村民又到延边州公安局扫黑办,扫黑办负责人听了情况反映后,劝他们回家等消息。同年5月,村民再次电话询问州公安局,得到的答复是,材料已经转珲春市英安镇纪检,村民又赶到英安纪检,镇纪检书记又说,纪检部门不查经济,让村民去公安局经侦大队。村民再去经侦大队,经侦却说:“我们不是给你们查帐的,你们去找英安镇政府”。
2018年6月,珲春市信访局金局长接待了村民代表。
2018年7月,金局长约村民代表与孙世福副市长(原公安局局长)面对面交流。孙市长当场叫来经侦负责人并指示:称有新的证据从新立案调查,经侦负责人当场表示要彻查此事。然后,经侦负责人告诉村民,办理此案要对相关账目进行审计……
满怀希望地等了几个月后,村民心目中的“包青天”孙世福副市长却调走了,此事又不了了之。
2019年4月,英安镇某镇长为了维稳,阻止村民上访,劝马翼龙辞职,村支书郎亲和逼迫马翼龙在辞职书上签字。
2020年6月,延边州纪检书记朴红心约见村民代表,他恳切地对村民说,你们的事,上面很重视,会尽快给你们解决。同月州法院又约见村民代表,说是上级委托来了解村民的实际情况的。
2020年9月,州纪检说系统问题查询不了……
村民上访处处碰壁,吴志国,温传林等人在当地有恃无恐,越发嚣张。
“现在,他们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村民家中,殴打村民,下一步,他们会不会谋杀村民?”村民们忧心忡忡地说。
珲春市英安镇城北村三组的村民何去何从?我们将继续关注!

转自:http://www.chinamsbb.com/shehui/8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