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行间 亦友亦师——浅读张洪源《心弦豪素》有感

1-2201230U144620

 字里行间  亦友亦师

   ——浅读张洪源《心弦豪素》有感

 

文/刘小玲

 

琴本无声指无声,

琴声皆赖成心成。

流水无弦亦无意,

更奏天籁与君听。

 

山间松下,清溪石边,子期伯牙,高山流水。这是我读到这首偈语时脑中闪现的画面。偈语题名《心弦》,弦本无声,弹出什么样的曲调全由弹奏者心成;溪流无弦也无心,可你若心存欢喜、用心去听,那潺潺流水声就是大自然弹奏出的最美妙的天籁。

张洪源先生是著名画家,他的国画山水意境高远,画作之上经常自题小诗,信手拈来,随意挥洒,与他的笔墨一样汪洋恣肆。他自己不称其为诗,只说是题画偈语。

2022年1月,洪源先生新书《心弦豪素》由中国财富出版社出版。书中的第一辑内容,就收录了他近年所作的部分“题画偈语”。这些短小的诗句浅显形象,灵动清雅,让人读来耳目一新。

最喜其中一首《夜舟行》:

 

夜静水岸蛐蛐声,

月下小舟徐徐行。

轻漂如叶临曲岸,

远望水中舟上灯。

 

古人写深夜行舟的诗很多,大都是孤寒寥落,读来让人心生凄惶。“江枫渔火对愁眠”“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无不如此。洪源先生这首《夜舟行》,却以轻快的笔调描写出一幅春江花月夜般美妙的景致,让人心生向往。

果然山水无弦,曲调由心。

《心弦豪素》一书,是洪源先生继“画家张洪源国学易读系列”之《庄子易读》《道德经易读》之后,推出的第三部著作。“随悟随写,随以成篇。”多是先生随笔之作。内容如浩瀚星海,广阔无垠。细细读来,却似银河泛舟,于点点星光间,寻出脉络,感其妙趣无穷,叹其璀璨夺目!

第一辑题画偈语,由每一首精短小诗展开联想,去描摹诗中的画面,或春山明月、或秋水野风,尽展眼前。又常于花人自然间一句点睛:“空花水月不可得,只有自性见真性。”暗蕴禅心。

由“偈语”赏画,算是初相识,既喜欢了,一读、再读、三读,慢慢相熟。洪源先生是位画家,绘画成就斐然。同时他又是位文化学者,参研国学多年,集儒、释、道三家之大成。书中的第二辑,收录了他的部分修学简论。先生旁征博引、观点独到,以深厚的国学底蕴,辅以卓越的文字功底,洋洋洒洒,广博精深。

对于《周易》卦辞中“元亨利贞”之“贞”字的注解,洪源先生提出应以“动态思维辩证”来考虑,将其释为“求正”,并言真正的“中正”是在不断“求正”中得到中正。他还用毛主席说的“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来举例说明,将原本晦涩难懂的文字以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读完顿有醍醐灌顶之爽、拨云见日之快。

先生还以浅显的文字,就修德、隐士、功德、造化等千古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捧卷在手,如面对一位名师,点拨引导,获益良多。先生提出“天赋是中国画家的第一本源”,并形象地用公式表示:笔墨=思想+载体(绢、纸等)+n笔+n纸+x水。将原本抽象、混沌,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笔墨”以具象的形式加以阐述。像我这样对绘画一窍不通的人都有顿悟之感,学习国画的人读了,一定会感悟更深吧?谈到中国画的“知白守黑”,洪源先生先引《金刚经》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再引《道德经》“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势。”又引《尚书》中“洪范”之说,以儒、释、道三家之言释之。继而进一步引出中国画中的“正负形”与“空间”关系。这部分对我来说太过深奥,需要一句一思,细细琢磨,方能领会其中一二。但先生说“画中无禅,若指月之指,指月而已,其本身并不是月亮,禅意只在画外而不在画内!”这话我是能明白的,并深以为然。

至此,书读过半,渐入佳境,如获良师。

既为师,除了修学研道,少不得要讲讲人生哲理,给以警戒启示。再读下去,《心弦豪素》第三辑课徒警策,是洪源先生日常课徒之时,给学生们的醒世警言。

“人品高者,有求而后无求。”正如南怀瑾所言,人到无求品自高。

“识他法,不依他法而法,不依无法而法,法无定法,如是是法。”学会别人的方法而又不死板教条,随机应变,建立自己的“法度”才是真正掌握了方法。

每一条文字虽然简短,但寓意深刻,如品茗回甘,韵味无穷。你以为先生是苍穹寒星、远山孤月,高不可攀吗?错了!先生说:

 

“金钱不浪漫,也不多情,但是没有金钱也不行。”

“要成功,就要看你人脉的粘合度。”

“感情的事,说得太清楚了就不浪漫了。”

 

你看,先生也谈钱、谈世俗、谈感情。一秒人间,从天边皓月变成眼前繁花,让人不禁莞尔。

如此,便不需正襟危坐地捧卷了。先生随笔写,我也随心读。仿佛几上一壶老酒,窗外半弯闲月,老友对酌,酒暖茶香,先生娓娓地说,我细细地听。

《心弦豪素》最后两辑,一曰填词运心,一曰等闲清韵,收录了先生填的20阙古体词和106首现代诗。古往今来,诗画一律。洪源先生画艺超绝,在古诗词方面的造诣也颇深。

 

蝶恋花·梨花带雨

带雨梨花枝满露,清闪横斜,轻雨含妆雾。暖日不谙花雨慕,光开幽恋如嫉妒。

园中而今径漫步,花雨无言,心念生兹处。再问百年梨老树,那卿是否曾来顾?

 

到底是花带雨?人带雨?还是心带雨?古意悠悠,相思悠悠,细腻含蓄清丽婉约,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为人素来豪侠的洪源先生所作。再往下读:

 

忆江南·梨花

梨花好,冷艳靓妆扬。带泪送春春不老,一枝带雨雨清香。无限好风光。

 

对嘛,如此豪放,才是先生本色!一枝带雨梨花,竟惹两种思绪,还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洪源先生的文采,不得不服。

全书以偈语《心弦》开始,又以一首现代诗《心灯》作为结束。

 

我愿做黑夜中的一盏明灯,

照亮你前行的路;

我愿做寒冬里的一笼篝火,

温暖你的身心;

我愿做烈日下的一汪清泉,

滋润你的心田;

我愿做一张柔软的纸巾,

擦干你忧伤的眼泪。

孤独时,我来到你身边;

绝望时,我带给你希望!

 

首尾呼应,皆以心诚。张洪源先生“师造化中得滋养,启心源而成文章。”终成此书。他“心随笔运,笔随心运,心笔同运,文载心弦。”先生“笔中遁意”,可为师友。我们有幸读到了,若能“文里鉴心”,读懂他字里行间的几许深意,那么,相信无论是在艺术文学方面,还是在人生世故方面,都能获益良多。

 

1-2201230U0441W

张洪源,山东省莱阳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副秘书长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委会委员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写生创作培训班导师

山东省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