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巫山曲尺:乡政府选择执法被指涉嫌渎职使养殖场被强拆


法治在线消息:近日,据一篇网络资料显示内容:重庆巫山养殖场的春天在哪里?另查询据一篇巫山新闻播出内容显示曲尺乡政府联合执法拆违建。同一个养殖场不同的内容主题,而第三方被强拆的养殖当事人观点则认为:在重庆市巫山县曲尺乡辖区内合法养殖场遭乡政府借助联合执法的名誉被选择性执法导致养殖场被强拆乡政府涉嫌渎职。耐人寻味的是:相同手续和情形的养殖场竟然被曲尺乡政府不同对待,更让养殖户田某匪夷所思的是:百米内其他同样手续的养殖场却屹立不倒,同一块上下不足百米的养殖场竟然一拆一留。曲尺乡政府这样选择性执法究竟是否涉嫌渎职?还是背后有其他不为人知的交易?
210313102430-3N5-1
内容回顾:
曲尺乡被强拆的养殖场负责人田某本不是曲尺乡人员,原养殖场在巫山县巫峡镇,只因在2019年4月份接巫峡镇镇政府通知他们的猪舍因某种原因被列为养殖禁养区,养殖场需迁址,巫峡镇让自行寻找地方继续养殖,政府给予支持与配合。因原址属于禁养区田某也积极配合镇政府工作,在规定的时间内底价变卖了所有的生猪。
2019年8月,田某与田某权合伙在巫山县曲尺乡朝阳村六社流转夏某承包土地及房屋共8亩用于建设新猪舍。巫山县曲尺乡朝阳村及监管部门均同意流转土地用于养猪场建设,并在2019年8月15日,巫山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给田某叔侄他们新建的养猪场颁发了营业执照。他们在巫山县曲尺乡朝阳村流转夏某土地及房屋后,就陆续投入100多万元进行养猪场基础建设,2020年3月18日,巫山县林业局工作人员来到他们建设工地,要求田某权停止建设,告知养猪场建设占用了林地,并2020年3月17日巫山县林业局给他们下达了《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要他们恢复原状,并罚款11980元,田某叔侄按照规定缴纳了罚款,也停止了养猪场建设,当时罚款的还有与田某叔侄相邻不到80米的杨某养殖户,杨某缴完罚款后可以继续养殖并未恢复原状,而田某却是停止建设恢复原貌,如此选择性执法显然不公。2020年6月巫山县曲尺乡人民政府联合打违办将田某他们修建的养猪场强制拆除了,在强拆之前未收到任何通知以及手续,拆除之后没有任何单位跟我们联系与说法。并且在田某的养殖场被强拆的时间不足五百米的另外一家养殖场正开工建设。田某纳闷:曲尺乡政府这是何故?前边的可以交了罚款不拆除,后边的依然能建设?
210313102430-A13-2

相关词条解释:
渎职:是指专业服务者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履行职责或者行使职权过程中,玩忽职守(Negligence)、滥用职权或者徇私舞弊,导致伤害或损失,致使国家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依法行政原则:
相关理解:依法行政和违法施政是处理一个问题的两种相反的手段,前者是指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决策、办事,以保证行政管理符合国家和人民的要求,避免出现徇私枉法现象的发生,减少处理问题中的纠纷和矛盾。同时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办事,遵守法定的操作规程,避免了处理问题走弯路,这将大大提高工作效率。而后者则是目无法纪的表现。社会上仍存在个别权权交易,权财交易,权色交易现象。这些现象虽然是极少的,不能影响社会发展的主流趋势,但它毕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大大破坏了党员干部的良好形象,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提高认识,上好依法行政这一课,从而提高整个干部群体的素质、提高办事效率。
选择性执法:
选择性执法,是法制实践中客观存在的一种现象,关于它的定义有褒贬各异的两种版本:其一是指执法主体对不同的管辖客体,刻意采取区别对待、有违执法公正的问题;其二是指国家根据情势变化,试图获得灵活性和实效性,而在执法上做出的调整。
文献资料:
根据:重庆市生态环境局 重庆市农业农村委员会关于规范畜禽养殖禁养区划定和管理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的通知_第16期_2019_政府公报_政府信息公开目录_政务公开_重庆市人民政府网
http://www.cq.gov.cn/zwgk/zfxxgkml/zfgb/2019/d16q/202101/t20210128_8839017.html
根据:自然资源部 农业农村部关于设施农业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_部门政务_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19-12/20/content_5462616.htm
相关报道:
新闻内容显示曲尺乡政府联合查违办与规划自然资源局,到达现场以联合执法的名义将正在建设施工的猪舍强行拆除。
网络文献显示:
根据网络文献显示内容:对此情况走访人员来到了曲尺乡政府采访,徐某(曲尺乡书记)是这样介绍的,朝阳村六社建设猪场的情况是乡政府与打违办联合执法拆除的,乡政府只是配合工作,当走访者问道田某与杨某两家养殖户均被林业局罚款,为什么杨某养殖户缴完罚款可以继续养,而田某养殖户缴完罚款却是被强拆?徐某(曲尺乡书记)回答说:只因杨某已经建好猪舍,而田某猪舍还未建好,并还打一比方:如98年是抓计划生育一样,未出生的可以流产,出生后的就管不了,走访者再次问道田某所建养殖场是否在限养区?徐某(曲尺乡书记)停顿了一下告诉走访者,他们所占地好像在摩天岭天地壹号的规划区,并让走访者去查看红线图,如在红线外就可以建设,如在红线内就不能养殖了。走访者提到现在对于养殖户手续问题不是已经放宽了吗?不是只需在当地乡政府备案就可以了吗?徐某(曲尺乡书记)介绍手续问题确实只需备案,对于养殖户养殖政府是需要大力扶持与配合。走访者驱车来到摩天岭壹号项目地,查看了规划红线图,田某所建猪舍离红线还有100米的距离,并未在规划区内。那么因为什么要强拆呢?对此走访者来到巫山县打违办办公室,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走访者,打违办只管县城里的违章建筑,去乡镇执法只是配合乡镇政府,乡镇政府才是执法主体。巫山县林业局局长告诉走访者,国家规定占普通林地进行养殖,国家是允许的,养殖户按程序上报就可以,没上报就占用林地的养殖户交过罚款也是可以补办手续的。巫山县畜牧中心负责人告诉走访者,养殖户田某那里以前畜牧中心也去人看过,是可以建设的,畜牧中心也曾为养殖户去相关部门协调,没想到乡里给拆了。在相关问题了解清楚以后走访者致电曲尺乡政府徐某(曲尺乡书记),徐书记表示待他安排工作人员对田吉猛养猪场进行定点后给记走访者回复。
土地和山林是流转而来,土地使用合法,国家政策支持,曲尺政府为什么要强拆猪舍?建设养猪场是按照《关于规范畜禽养殖禁养区划定和管理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的通知》的要求选址,将城区周边的养猪场进行迁址 ,更让走访者疑惑不解的是林业局同时罚款相邻两家,为什么存在选择性执法?强拆之前为什么没有下达通知文件?曲尺乡政府从程序上是否违法?曲尺乡政府徐某(曲尺乡书记)在1月5号表示安排工作人员给猪舍场地定点后给走访者回复,然而时间过去一个多月却杳无音讯。试问徐书记静音为哪般?
210313102430-4520-3

一个符合国家政策的合法养殖企业,在巫山县曲尺乡却被乡政府打着违建的名誉被强拆,徐某(曲尺乡书记)站不住脚的说法和沉默是否另有隐情?还是在深山无须给老百姓一个合法合理的答复?如此选择性执法被指涉嫌渎职是否阻碍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在重庆巫山落地实施?此养殖场在巫山的相关报道是否能够在巫山被相关部门重视?针对曲尺乡政府工作人员涉嫌渎职的行为巫山县相关部门领导会不会进行过问处理并公示还是一味的沉默?田某作为养殖场的法人投入施工合法财产由于曲尺乡政府的渎职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否进行赔偿?县官不如现管养殖户田某在以后的建设经营生产过程中是不是会得到其他无理取闹的骚扰?
关于重庆巫山县曲尺乡政府借助联合执法之名被指涉嫌渎职致使养殖场遭选择执法而强拆谁来为后果进行买单。装聋作哑的沉默难道就是巫山县相关部门的态度?关于处理结果的后续进展,将持续关注!

转自:http://fazhizx.shop/show-3-218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