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二十七 ● 绝境中舍命抗争

周兴和知道,在中国历史上,处决犯人最残忍最恐怖的莫过于“凌迟”处死了。那就是将犯人缚于木桩之上,行刑者从犯人的头皮开始,一刀一刀剐下犯人全身皮肉,剐上几百上千刀,让犯人受尽人间最大痛苦后死去的一种刑罚。但,自从民国建立后,这种酷刑就被禁止了,共产党执政后,这种刑罚当然更是绝迹了——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脑袋砍了无非斗大个疤。周兴和横下一条心,早晨8点钟,他旁若无人向防火检测中心走去。

看过《智取威虎山》这出戏的人都能回忆起,当杨子荣打虎上山走进威虎厅时,那两旁的大爷们刀出鞘枪上膛、肃杀威风那样一个场景——这,其实就是先给杨子荣来个下马威,从心理上精神上瓦解敢于进入威虎厅的人。

这个场景,与周兴和走进检测中心时的情形颇有几分相似:一进门,两边都站着表情严峻、穿着公安制服的警察,虎视眈眈注视着周兴和几个人。走进办公室,平时穿便服的工作人员今天都穿上了公安制服,一个个脸皮绷得像冰冷的钢板,他们除了腰上没别手枪,手上没提手铐,就如在刑场上站岗执勤一样。

周兴和神情自若走进办公室,他环视了这些人一眼,一下坐了下来。还没等检测中心办公室的人说话,他先声夺人地就说到:“你们今天这种反常现象,就可以说明你们心中有鬼!我告诉你们,你们这种场面,对我周兴和来说,完全没有用!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是从什么学校出来的吧?我进的那所学校你们没有去过——监狱、班房!你们去过吗?我今天来取证,是民事诉讼法赋予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我认为,你们故意侵犯了我公司的合法权益!”

恐怕是这些人做了亏心事,底气不足,只是用虚张声势来掩饰内心的空虚罢了——奇怪,周兴和的这番话,居然镇住了这穿制服的一大群执法者!办公室里,一时间竟倏地静了下来。

“根据《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的相关规定,今天我来,是依法取证,请你们配合我的取证工作。”周兴和冷静了一下,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办公室人员说道。

“我们单位规定,不允许取证。”办公室负责人说。

“不允许取证?那,请把你们相关规定给我看一下,这总可以吧?”周兴和说。

“这……可以。”可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翻箱倒柜,找了约半个小时,也没找到这个规定。

“我看,你们还是不要找了吧。”周兴和望着他们的举动,以挪揄的口吻说道,“就是你们把所谓的规定找出来,我也不认!因为地方的法规和政府规定,都不能超越国家大法,民事诉讼法是国家大法——这,在宪法中有明文规定!”

“是这样,”办公室负责人终于透出了底牌,“我们领导打过招呼,不允许取证……”

“啪!”办公室人员话还没说完,周兴和愤怒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们领导算个什么东西!宪法清清楚楚写着,任何人都没有超越法律的权力,包括党的总书记。你们穿着公安制服,却不懂得这基本的法规,还配穿这身衣服吗!现在是法制社会,要依法办事!”

周兴和话说完,唬地站了起来,对同去的驾驶员说道:“周老弟,你保护我取证;黄工,你负责照相。如果有哪些不懂法的要阻拦我们,你们就给我打!打出事来,请全省新闻媒体曝光,再上法院打官司就是了!……”

“周总,你看这样好不好?……”办公室负责人这下终于沉不住气了,“你等我5分钟,我给领导请示一下。”

“好,我等着。”

办公室负责人请示领导后,要周兴和等人到中心的办公楼去商量。到了检测中心办公室,周兴和与测试中心的负责人李某见了面。见面后双方僵持着都不说话。停了停,周兴和开口了:“李主任,你总得表个态,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取证?”

“要取证,恐怕口说无凭吧?”李主任总算开口说了话。

“你是要字据吧,这好办。”周兴和说着,从他办公桌上拿了一张空白纸,在上面写道:

防火检测中心:

    此次你们检测我厂生产的五防轻体隔墙板,在检测过程

中,我厂认为你们的工作人员有故意损害我厂利益的行为。

我们除了依法取证外,还提出以下要求:

一、    依法追究责任人;

二、    保留现场,等待法律机关侦查;

三、    查清原因后,赔偿我厂各种损失;

四、    重新检测,不再收取任何费用。

同意以上四条在原件签字,原件由我厂保留以便诉诸法律。

防火检测中心                     成都星河建材厂

签字代表                          签字代表

周兴和与检测中心李主任分别在字据上签了字。

签完字,周兴和下楼后,立即驱车赶往20公里外的隔墙板防火检测区。来到山沟里检测区,周兴和下了车,往检测窑炉一看,里面一片忙乱。周兴和当即把摄像机对准窑炉,调好焦距,迅速摄制起图像来。镜头里,周兴和看见他们有的在端水,有的在用毛巾擦隔墙板上的那个“1”字,每个人身上的公安字样看得清清楚楚,整个过程大约有5分钟。

摄完像,周兴和怕他们损坏摄像机和里面的图像,他把机器放在了汽车后备箱里,然后拿着照相机向窑炉走去。走到窑炉前,周兴和平静地对他们说道:“算了,别再辛苦了,我已经取证完毕。”

众人有些不解,疑惑地看着周兴和。

“看你们擦得那么辛苦,我还是照两张相吧。”周兴和心里清楚,隔墙板上“154”的数字先前已照相,他们穿着制服把“1”擦掉,湿印子还明显留在墙板上,这样再照下来,前后两种图像一对比,就可以形成证据链了。

周兴和取证完毕回到成都,立即找到电视台的朋友,将录像带翻录了3盘,把照片加洗了10张。当天下午4点钟左右,周兴和就赶到防火检测中心办公楼,将照片与录像带交给了李主任,并对他说道:“你先看看这些录像和照片,看完后请给我一个明确答复。录像带我准备了3盘,电视台对这些录像很有兴趣,留下了1盘,至于让不让他们播放,由你们决定。还有1盘,我会很好保存的。”

当李主任在看这些照片和录像带时,他越看脸色越是难看——不知他是为自己的下属弄虚作假、坑害送检厂家的行为感到愤怒;还是为下属们让不利于自己的证据,落到了周兴和手里感到难堪。

“这样吧,你先回去。”李主任看完录像带,和蔼地对周兴和说道,“你等我3天,我保证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夕阳已经沉下群山,将它最后一缕余照涂抹在西边的天空,把云霞浸染得灿烂缤纷。周兴和打开车窗,微凉的风吹来,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但,事情远远不是这样简单!试想,一个强者面对一个弱者,一只老猫面对一只小鼠,就这样轻易认输了,世界上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那不是天方夜谭么!(作者:舒德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